兒子第二次動眼睛手術,同樣是白內障手術,
(認識我的人請別告訴我爸媽喔,怕他們擔心)
原本以為是第二次了,不會像第一次那麼不安,
因為醫師的話語仍會帶有一點點的疑問與不肯定, 所以手術前的晚上,還是讓我飆足冷汗。

主治醫師是該大學醫院眼科的招牌教授,
只要和他說話,我總是戰戰兢兢,兒子說很少看我那種畢恭畢敬的模樣。
差點一腳賞他,還不是為了你。 所幸,教授雖是招牌但態度卻不大牌,看我緊張的時候,還會說一些安撫的話。

今天順利的出院了,但後續還是很重要,
第一次手術之後的眼壓就折騰我母子兩好久。

不過,無論如何,要來的還是得學習去接受。
這次術後沒像第一次那樣,眼壓狂飆,
但還是不能掉以輕心。

因為病床不夠的關係,我們只能住雙人房(最貴的)。
想想只有三天,認了。
不過,真的是環境乾淨多了,
同房的是一位和藹的老先生。

辦入院手續時,只見他一個人,
住院期間,也無人來探望,
出院也是他自己辦出院手續,自己回去。
雖然白內障手術不是大手術,
但術後因視力仍不穩定,不適合一個人回去
(他還自己開車來醫院的呢,被護士念,
結果得呆在醫院等放大瞳孔的藥散掉,才能回去)。

聽說,之前他才因胃癌住院,因藥物的關係,有段時間很辛苦。
可是他都自己一個人打理的。
很佩服。

雖然是個老先生,行動頗伶俐的。
而且還會自己去商店,買花來擺。
床邊個人的私物也整理的井然有序,
想必已經過慣了一個人的生活。

心裡不禁閃過一個念頭,如果我老了,自己一個人是否能夠如此堅強。
也想,我家那個除了工作什麼都不會的老頭,有沒有辦法這樣。

每次去大學醫院,就是會讓我想很多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AWA 的頭像
WAWA

WAWA的新家

WA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