兒子第二次動眼睛手術,同樣是白內障手術,
(認識我的人請別告訴我爸媽喔,怕他們擔心)
原本以為是第二次了,不會像第一次那麼不安,
因為醫師的話語仍會帶有一點點的疑問與不肯定, 所以手術前的晚上,還是讓我飆足冷汗。

WA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